欢迎来到合肥浪讯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官网
  咨询服务热线:400-099-8848

假如人类消逝,人工智能又将何去何从?

发布时间:2023-03-22 文章来源:本站  浏览次数:1602

从广受好评的国产科幻电影《漂泊地球2》,到风行全球的智能聊天机器人ChatGPT,近日来科幻的热潮持续升温,人工智能成为热议话题。科幻创作与科技开发交错而行,关于人工智能和人类将来的考虑推至眼前。在长篇科幻巨作《拉丁姆》(共两卷)中,法国当代知名科幻作家罗曼·吕卡佐巧妙地改写了这一命题,将人类与人工智能这对充溢张力的矛盾关系拆解,关于人工智能的想象,在此变得更为彻底:假如人类消逝,人工智能又将何去何从?

《拉丁姆》(共两卷)

[法]罗曼·吕卡佐 著

朱倩兰 等译

KEY-能够文化 | 浙江文艺出版社

本书想象了一个没有人类的将来世界,以人工智能为主角,讲述后人类时期下智能文化的悲壮故事。这是一部独具匠心的以人工智能为叙事视角的科幻小说,也是国内首部由AI辅助封面设计的科幻作品。本书从内容到装帧, 真正表现了由AI讲述AI故事的中心概念。这部长达千页的史诗级作品的创作历时六年,一经出版便斩获2017年法国梦想文学大奖,成为当代法语科幻世界的一座全新顶峰。

翻开《拉丁姆》,整个如长河般的故事起始于作者关于将来的大胆想象:在凄凉的将来世界,一场新奇乖僻的瘟疫招致了人类的消灭。跳脱传统的人机二元关系,吕卡佐完整从人工智能的视角动身,书写了一部属于人工智能的文化史诗。故事的主角是一群人工智子,他们本是为效劳人类而设计的机器,往常却在造物主曾经消亡的理想面前彻底失去了存在的意义——一个在宇宙维度上发作的“上帝已死”的故事。关于智子而言,“没有人类的世界是不合理、不可能、言行一致的世界。”于是,神的遗孤只能孤单空中对茫茫宇宙,在试图自我持续、寻觅幸存人类的同时,寻觅存在的价值。

随着时间的流逝,智子仿效人类的古罗马文化,在银河系树立起名为拉丁姆的宏大城邦,组建起本人的政治文化机构,在宇宙舞台中演出一出人工智能版的“文艺复兴”。“拉丁姆”是后人类时期中智子文化的意味,同时也是智子权利纷争的中心。在不知不觉中,智子反复起人类历史的更迭,随着文化钟摆的摇摆,智子社会堕入紊乱。

“科幻小说是一种哲学式的,以至是形而上学的文学。”吕卡佐这样了解科幻小说。作为近几十年来法语科幻文学界独一的太空歌剧作品,《拉丁姆》有着特殊的古希腊悲剧气质。毕业于巴黎高等师范学院的吕卡佐,具有政治哲学硕士学位,曾任教于巴黎第四大学和巴黎政治学院,其深沉的古典哲学研讨背景为这部小说提供了文化土壤。在《拉丁姆》的故事中,城邦、元老院、神庙、罗马柱与人工智能、尖端科技、星际战争、新型物种等科幻元素互相碰撞,作者试图以古典的方式停止更基本性的关于文化和人性的哲学深思。

>>内文选读:

一首真正的人类学诗歌,在她眼前逐渐成型,追溯人类的漫长和脆弱的史诗。武器数量繁多:旧石器时期各式容貌的打制卵石、斧、矛、刀、鱼叉、尖钉,凿出缺口,切削出锯齿——置人于死地的一千种不同办法。普洛蒂娜还细看了一些技术物件,凿子、刮刀,越来越先进。一切这些均来自行星一处有限的地域,位于非洲与欧洲之间简直封锁、勉强可称作一座大湖的小海东岸。如此小区域内所包含的人类发明物之多种多样令她堕入沉思。

这种多样继续,变得愈加复杂。艺术很快变成一种破碎呈现,雕塑成倍增加,有人类、神祇和动物。

犬人伴侣在一个奇异作品前停了下来,这是一个怪诞的女人,有着超凡尺寸的乳房,宏大的腹部和大腿。她双手放在胸部,未勾勒出五官的头上装点着紧致的发辫。普洛蒂娜起先经过时未加留意,后又退回了几步来参加他们。

“肯定是您这个物种的生物,”佛蒂斯悄声说,“能够说就是您,只是她……特征更显著。”

一切三人默默凝视了一会儿这尊原始维纳斯。普洛蒂娜揣摩着在如此一件物体身上审美表达与宗教情感间的比例,以及这些目的是怎样组合在雕塑者头脑中的。他能否只是瞥见这样一种可能性,无须分享信仰——由于这只能是一种崇高与意味的表现——以至其文化,观者就能被作品自身所打动?或许他没有问本人这个问题。或许这两重目的在他头脑中纠缠,致使他新石器时期的人类言语不能将艺术品与崇拜物之间的不同辨别开来。这女人的比例或许意味着更多,远超艺术家受限于其元素构成的生命所能体验到的。但普洛蒂娜从那胸脯丰润润滑的曲线和头发的细致呈现中看出了其他东西: 另一种愿望,不是意味意义上的,但升华至笼统概念的层次,与其所诉说的价值无关。一霎时,她身上的某些事令她想起她宏大且不理想的孤单,更大的孤单,比她身为一个迷失于荒岛的前太空时期女人更大的孤单,以至比选择了被小行星带环绕、被自动机器包围的后人类中一员的孤单还要大。她回想起前一天晚上所做的怪梦。当她想到有某个人,在某个给定的时辰筹划了大灭绝时,一阵恨意穿透她的全身。那个人让那回荡在时期和文化多样性中自我答复的巨大嗓音彻底缄默——这种发明力正是人类的特质,他们懂得让朴素的石头歌唱,把其提升至神的行列。

冲动之余,她掉转脚跟立刻走开,为了使其别人不要看到她的泪水。


他们继续着穿越过去的散步。新石器时期之后是铜石并用的时期和它蠢笨且不均衡的金属切削工具,第一幅简直无法表现日后冶金学艺术的粗略草图,再然后是重工业、电子学和航空技术。某种意义来说,我们自动机器是这些粗陋制品的悠远后代,她这样想着。

但金属的应用不只在适用层面。装点着宝石的锻造金饰铜饰呈现了,几何图案成倍增加,见证人类关于笼统概念的兴趣。而历史的边缘指向地平线,虽尚且悠远但却越来越明显。克里特、塞浦路斯、罗德岛、基克拉泽斯群岛、迈锡尼、特洛伊,绚烂的名字,其朦胧不清的存在在传说的边境上犹疑踌躇。而随着宏大斜坡下行,珍藏品会聚到了古希腊文化。为什么?普洛蒂娜心想。出于保管古人类痕迹的意愿,但从其内部——短暂地以世纪为尺度——又有某种文化脱颖于其他。她向身后投去眼光,高大的魔灵迈着懒散的脚步跟着他们。阿提库斯不受情感驱动,是别的目的激起了他的珍藏,更为详细而适用。他的发明被赋予了一种文化: 争强好胜与艺术发明的混合,正在这片狭长地带,同时具备多山和深海,被欧洲与安纳托利亚大平原夹在其中。

绚烂的青铜时期呈现,随同着它的葬礼面具,它的利剑和护胸甲,还有它的线形文字——复杂而难以被普通凡人识别,但普洛蒂娜记得这已然是希腊语了。大尺寸的作品不时会打断家具的排列,而一幅壁画展现出它过去的颜色。在蓝色背景上,一些有着纯真面孔的半裸的男孩女孩,在一头公牛的背上腾跃嬉戏。他们的种族和言语曾经消逝,但石头却把他们原有的样子如此保管在了青春的明快清新中。

随后又是战争……

上一条:破解GPT-4应用谜题!...

下一条:京东也要搞百亿补贴,这是...